•   
    QQ登陆
  •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游记 > 车主访谈

66岁的麻醉科医生 开出厂14年的“老爷房车”横穿亚欧

点击量:1318 2019-01-11 编辑:21世纪房车网 来源:21世纪房车网

从2004年生产出厂到2018年,许医生的车子算是已经用了14年了,可谓"老旧",但就是用这辆车,许医生在2015-2017年游遍了全国各个省市,并在2018年,完成了亚欧之旅,跨越俄罗斯、西伯利亚、土耳其、保加利亚、塞尔维亚、匈牙利、斯洛伐克、奥地利、德国、捷克、法国、英国等36个国家,行驶了6万公里。

在去欧洲之前,一个房车汽修工人曾建议他不要开他那辆房车去欧洲,因为他的车车型老旧,在国外可能找不到相关型号的配件,如果车子坏了会很麻烦。但他还是坚持开他的"老爷车"去了欧洲。并且,他的车一路上也没出什么大问题。但是,这并不是小概率事件的"偶然",也不是许医生天生乐观,而是他熟悉他的车,他车的每一个部件,并相信他的车还有一颗"年轻跃动"的心脏。

1.jpg

用了五年,改装的"超常"房车

2005年,许医生第一次见到房车时,还没有退休,还在医院做麻醉医生。他见到的是中天生产的第一批房车。中天当时在昆明的百货大楼做一个展销活动,许医生恰巧路过。上车了解了一下,发现房车解决了出行时吃和住的全部问题,并且能满足他作为医生对饮食与住宿"超常人"的卫生要求。他很满意,但当时那款房车售价40多万,超出了许医生的承受能力,只得按下不表。

因初见已然倾心,许医生开始密切关注房车,尤其是他"相中"的那款中天房车。2009年,国家出了限行政策,国二排放标准的不准进北京。那款中天房车属于这个范畴,因此得以大幅降价。许医生当即就将其买下。但是,当时许医生还未退休,就并未使用它,而是用车罩将其罩上,放在了物流中心。2012年许医生退休,又用了两年照顾他的母亲,直到2014年他的母亲去世,他才开始使用他的房车。

2.jpg

2009到2014年,这五年间,他的房车虽未使用,但许医生并不是对其置之不理。而是花了五年的闲暇时间去深入研究它,并对其进行了全面改装。从到上下,从左到右,他房车的几乎每一寸空间,都被许医生占领及"应用"。为了改造房车,许医生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小的房车改装车间。车间里包含了各种机械工具,包括砂轮机、机床等,可谓应有尽有。

从系统上来说,许医生改装了房车的液化系统,电气系统,水系统,驻车系统,煮饭系统等房车的各个系统。改装的标准是"家"一样的舒适。为了保证房车电力的充足,他在车上设置了三种充电方式,太阳能充电车载系统、外接交流电以及锂电充电系统;为保证安全用水,他将水系统分为冷水系统、热水系统、直饮水系统以及过滤水系统,其中冷热水系统都能24小时保温,保证全天的热水供应。直饮水系统是在过滤系统水质出现问题时,用来做饭的,保证全天的洁净水供应。

除了主要系统的改装,许医生还将他的房车加装了驻车系统。因为他的车后轮太窄,稳定性不足。上车时晃动得厉害,他就为他的车加装了四个脚撑,让他的车在驻车时更平稳舒适。厨房系统,他加装了可活动的油烟排放系统,保证了他们在房车内安全地煎炒烹炸。因许医生对米饭的口感要求很高,他还在厨房内,加装了控制水和米的数字控制系统。

3.jpg

身为医生,为了保证出行安全,他甚至在车里安装了生命监护系统,使房车具备"家"功能的同时,还兼具了救护功能。

用15年的"老爷车",完成了亚欧之旅

2014年,许医生母亲去世后,他就和爱人开始在国内进行房车旅行。三年的房车使用,他觉得他对自己的房车已经完全熟知了。发动机的异样声音,车子非同寻常的抖动,他都能感知到,并能迅速找到原因,并从根本上将其解决。

2018年,他觉得他可以开房车,进行出国旅行了。于是,他就与爱人参加了房车达人王续东组织的欧亚之旅。按照王续东的建议,做了很多相关准备,包括证件的办理、语言、安全以及相应物资补给的准备等。针对可能出现的车辆故障,许医生也遵照了王续东的建议,准备一些车辆容易受损的部件。

4.jpg

在去亚欧之旅之前,许医生车的发动机的水泵曾坏过一回。去修车厂换了一个新的后,修理人员并没有给他找出原因。为了排除这个隐患,经过他自己的再三排查,他最终发现发动机水泵是由水温过高引起了毁损。发动机上有一个节温器,一旦发动机的温度过高,他的前置风扇就会强制增速,然后将水温降下。

许医生的房车因节温器的接触不量导致发动机水温过高,引起水泵毁损。于是,他便在里面安了一个人工强制风冷按键。一旦水温达到一定高度,温控器就开始启动风扇,进行强制通风,进而降低水温。

5.jpg

准备万全,许医生的车一路基本上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。只是在法国的时候,出现了车的发电机不往生活区充电的小问题。许医生打开发电机的线路图,按图索骥,发现其中一个信号线不通电,于是就找了另一个线接过去,问题便解决了。

6.jpg

还有一次,在欧洲回俄罗斯的路上,许医生突然发现车子抖得厉害,于是就找了当地的修理工。修理工检查后,并无发现异样。于是,许医生只得继续开着上路,但在路上他仔细观察他的车。最终他发现是一只螺丝在"作怪"。一个螺丝松落,掉在了减震器与车前梁之间。他将螺丝取出,问题就解决了。

7.jpg

房车上的生命检测仪,与黄金分割法大米

确保自己的车完全无虞的情况下,他还在去亚欧之旅的一路帮助车友解决车辆的问题。有一位车友在快到伊尔库斯科时,车的总闸坏了。许医生就将自己备用的车闸给他按上,这个车友用了一路都没坏。

还有一个车友,带的燃气装在了一个大罐和一个小罐李。因为这个车友的房车条件不允许在车里做饭,等小罐用完后,大罐搬出来就比较费劲,他们做饭就比较麻烦。许医生车上带了充足煤气的同时,还带了不同国家型号的煤气接管,包括欧洲的型号以及俄罗斯的型号,以防燃气不足。利用他车上的煤气接管,许医生帮这个车友将大罐里的气,导入小罐,便解决了这位车友的用气问题。

8.jpg

因许医生是云南人,刚开始他并没有与人约好结伴出行,其他车辆或两台或三台已经结好伴。但是,进了俄罗斯之后,就有两辆车坚持跟他一起走,等到了莫斯科的时候,就有七辆车跟他一起走。许医生的房车,购买年限已久,时速只能达到90,而车友的车辆时速均可以达到120以上,但是车友还是愿意跟他一起,慢慢走。他的"万全之备"以及对房车的熟知,使其整个人都散发出了"安全感",深深地吸引了众车友。

与许医生一起旅行,确实"福利"多,谁不想旅行时随身带个医生,还是随身带有生命检测仪的医生。事实上,也确实有一个人享受到了这种"福利"。当他们来到法国的波尔多时,一个车友跟他说,这两天特别没力气。许医生给他用心电图看了一下,诊断为右心衰。问了饮食和用药情况,许医生判定是由降压药服用量太大引起的。于是,许医生就叮嘱他将降压药减至三分之一颗,并叮嘱他时刻关注自己身体的变化,如果身体一天比一天好,就可以放心玩了。五六天以后,这个车友反馈说自己确实一天比一天好,于是便放心把欧洲玩得差不多,才飞回国内再去检查。

与许医生一起旅行,还可以吃到他使用黄金分割法,煮出的标准化米饭。去亚欧之前,许医生带了90公斤大米。之所以带大量的米,是因为许医生对米饭有着极高的要求,他要求每顿饭的口感相同。这就要求米需来自同一产地,蒸煮时相同分量的注入水量,相同的火力以及相同的操作流程。

9.jpg

因为许医生特制米饭,是糯米和普通米两种米蒸煮而成,因此还要求相同的配比。关于配比,许医生使用了华罗庚推行的黄金分割法,即大米与总量比例为0.618:1。许医生在改装他的房车时,曾为他房车的厨房系统加装了数字称重系统等,他房车厨房煮饭的地方,贴着一张写有蒸饭标准和要求的表格。所以他在房车上也能蒸出标准的饭。尝过许医生特制的米饭后,所有的车友都表示,他的秘方可以给所有的饭店提供,口感和营养均是一流。

医学,机械与电子激荡出的发明

在众多人眼里,许医生做事有标准,在机械与木工方面也"天赋异禀",房车改装只是他"牛刀小试"。很多人都认为他选错行,不应该做医生,如果从事机械相关行业,肯定前途不可限量。每当别人有此疑问时,他都"非也,非也"与人解释,相对于一般的机器,人体才是最精密细微、错综复杂的机械。弄懂人身体每个器官的运作规律以及他们之前的配合联动,再去研究普通的机械机构,真是"小儿科"。

许医生,生于1952年,他上完初一,正值文化大革命。许医生就随着时代洪流,上山下乡去了。待到1977年恢复高考,他已经22岁。当他决定以初一的水平,参加高考时,离1978年高考的举行,仅剩三个月时间。他需要在短时间内学完从初二到高三的全部课程。其中有一门化学,他之前只知道"O"代表氧气,"H"代表氢。这三个月的过程中,他1分1秒都没停止过学习。所以虽然只学习了三个月,他最终考上了医学院,毕业后就当了一个麻醉科医生。

10.jpg

很多人对麻醉科医生有所误解,以为他们的工作简单,只需在手术中配合好外科医生就可以了。其实不然,为配合好外科医生,他们内外科相关的知识都要懂,这样他们才可能精准地通过麻醉药物,控制手术中人的心肺律动,确保病人在手术中,生命特征平稳。这其实不容易。例如,一个宫外孕患者,因出血处于休克状态,手术又需要给她打麻醉药,这对病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。这些都需要麻醉科医生精密的控制,以及对患者生命体征的准确把控。另外,全国的重症监护室其实均是由麻醉科医生主导的。许医生在工作期间就曾主导他们医院ICU的建成。

许医生愿意将时间投资于"未知领域"。作为麻醉科医生,他愿意深入探究人体,无论是内科还是外科。闲暇之余,他也愿意将时间"投资"在机械以及电学领域。并且,他也并不觉得是浪费光阴。他觉得研究一个新领域,就可以揭开世界潜藏的风景。这就如同,《越狱》中建筑出身的迈克,眼中的监狱一样,别人看到的是围墙和铁索,他看到的是内层的雕梁结构,水电管道分布。这是一种豁然开朗的迷人风景。

并且,多种领域的知识在人脑中相互激荡发酵,会激发出更多创新。许医生在医学、电学以及机械的认知催生出了他的很多发明。许医生的母亲去世前有一段时间记忆力衰减的厉害。这使得许医生的母亲做了一些危险的事,比如忘记服过药,又第二次服药。有一次他母亲因重复服药,心跳慢至30次/分,非常危险。

11.jpg

针对母亲忘记吃药的问题,他发明了一个自动出药机。他将他母亲每天应吃的药,装在一个胶囊里,然后将这些药都放在自动出药机里。每天在固定的时间里,出药机会自动为他弹出她每次吃的药量。这样只要他记得吃药这件事,这个出药机就可以解决问题。但是,如果最后连吃药这个事都忘了,就需要专门的人来盯着了。

12.jpg

老年人记忆力减退,还可能导致其他严重的后果。比如,有个老人在炖鸡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,说小孩有事。接完电话,没穿上鞋她就跑出去了,完全忘记自己还在炖鸡。鸡汤慢慢被炖干,鸡的皮下脂肪在高温下就燃烧起来,就引发了火灾。

针对这种情况,许医生发明了一种红外探测器。因人体蕴含热量,会发射出红外线,许医生就发明了一种可以探测到这种红外线的探测器。如果20分钟内探测不到这种红外线,该探测器就会发出信号,切断煤气。

很多人在做事时,会计较自己的付出,做任何事情都不愿意付出心力,认为这样就占了很大便宜。殊不知人生很长,短期的"得",在漫长的时间轴上,却有可能是"失"。根据经济学理论,年轻时将时间成本投入在积累智慧上或者有价值的项目上,从长期来看,会获取更多,正如许医生一样。


文章标签:
已有
 
参与评论

车友评论

↓点击加载更多评论